微信登录

痛彻虐骨,停手吧

第二章冲动

作者:颇好道分类:现代言情字数:2501更新时间:2018-11-05 17:17:13

莫城阳睡得正沉,半梦半醒间,鼻端突然弥漫上一股酒味,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馨香。

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正要翻身之际,一条长腿砸在莫城阳身上,彻底将他砸醒。

莫城阳“刷”的睁开眼,警惕的坐起身,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攀上他的腰腹,随后一个女人磨磨蹭蹭爬上他的身体,双手挂在他脖子上,整个人如小猫一般窝在他怀里,嘴里咕哝着:“老公。”

莫城阳垂眸,冷冽的目光扫射在女人身上,呵,竟然是一个醉鬼!

这人是谁派来的?是怎么进入他家的?

莫城阳一把扯下女人挂在他脖子上的手,动作粗鲁,冷冰冰的问道:“说,你是谁?”

俊美如刀刻般的脸庞在黑暗中散发着危险的气息,他摄人的目光直逼苏如月,铺天盖地的压迫力随之而来,如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,让人不由得心里发颤。

苏如月小嘴一瘪,醉醺醺的小脸上全是委屈,她半眯着眸子,低声控诉,“莫城阳你就是个大混蛋,这么多年我那么那么努力的爱你,心甘情愿付出一切,结果你却背着我找小三,你个负心汉,凭什么?凭什么?”

一连两个凭什么,让莫城阳心中微痛,竟生出一种将这个女人抱进怀中,好好安抚一番的冲动。

莫城阳?这个女人是在说他?

莫城阳俊眉微蹙,“啪”按亮床头灯,女人娇媚漂亮的小脸近在眼前。

这个女人是……苏如月!莫城阳一眼就认出了面前醉的不省人事的女人的身份。

苏如月,莫氏集团主办的“新声代”中最有望拿到冠军的选手之一,还没出道,一首《如在梦中》就已经迅速在网络上走红。

莫城阳凉薄的眸子嘲弄的看向女人,呵,半夜三更喝成这样爬他的床,怎么?是为了冠军而来吗?

“女人,起来。”莫城阳将苏如月从身上推下去,一手抓住她的肩膀使劲摇晃。

手下的肌肤细腻滑嫩,莫城阳的喉结滑动了一下,动作慢了几拍。

玲珑有致的身子吸引着莫城阳的眼球,她领口微敞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诱人的风光。

气氛渐渐有些暧昧,莫城阳的眸光暗沉了几许,亲自送上门的女人……

他手上的力气加大,苏如月被摇的难受,眼睛艰难的睁开一条缝。

看着熟悉的面庞,她慢慢的从床上爬起来,抱住莫城阳的胳膊:“老公,你别使这么大劲,你胳膊受过伤。”

她,她怎么知道?莫城阳眼底露出震惊,看向苏如月的目光变冷。

“我自己来。”苏如月咕哝着,伸手去扒身上的衣服,三两下将身上脱的一丝不挂。

莫城阳一愣,还没反应过来,苏如月已经重又爬到他的身上,娇娇软软的唇携着酒气堵上他的唇,女人的小舌探出口,不断的描绘着他的唇形。

“你。”莫城阳微怒,也不知道这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,将他的手死死的按住,他想要反抗,却迎来女人更加猛烈的进攻。

莫城阳快要被吻的没有办法呼吸了,女人的小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撩拨着,下面硬挺的难受。

他正等待着女人进一步的动作,哪料苏如月放开他,一头扎到床上,睡死了过去。

“该死的女人。”莫城阳咒骂一声,低头看着自己身下的昂扬,只感觉脑仁蹦蹦跳的厉害。他起身下床,忍着怒火想要将这个女人扔出去,却在看到她酣睡的小脸时,止住了动作。

“哼,女人,你是第一个不怕死的敢在我身上点火的人!”莫城阳冷哼一声,转身进了浴室。

夜幕深沉,别墅里时不时传来水声。

清晨,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窗纱溜进屋子。

苏如月缓缓睁开眼睛,感觉头都要炸了,果然宿醉什么的是最难受的。嗓子干的快要冒烟了,苏如月朝着床头柜摸去,“水,水呢?”

这时,一杯温热的水递到苏如月面前,她下意识接过,咕咚咕咚灌了两口:“谢……谢。”

道谢的话还没说完,苏如月突然惊醒,她猛地抬头朝上看去。

一张熟悉的仿如刻入骨子里的俊脸映入眼帘,莫……莫城阳。

苏如月惊的后退两步,左右看看,这是她和莫城阳的家?还有,她怎么一丝不挂?

白色的床单紧紧的裹住娇驱,苏如月脸颊烧的厉害,恨不能有个地缝赶紧钻进去。

“昨晚……”她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莫城阳薄唇微挑,扬起一抹邪肆的笑,他闲庭阔步般的靠近床边,带着些许迫人的气势道:“你是不是想问我们昨晚有没有发生关系,不过在此之前,还请苏小姐先解释清楚,你,是怎么进来我家的?”

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他家的密码,而且,貌似对他家很熟悉的样子。

苏如月眼眸心虚的躲闪了一下,一咬牙,不管了,反正前世和莫城阳睡了那么多次,也不差这一次,现在最紧要的还是赶紧离开。

“我当然是走进来的,难不成是飞进来的?”苏如月用最快的速度捡起衣服套在身上,一边耍赖的说道:“我昨晚醉成了那样,你最好什么都别问了,因为我什么都不记得。”

白花花的身子从莫城阳眼前晃来晃去,顶着莫城阳灼热的视线,苏如月脸皮臊的厉害,感觉浑身不自在。

以前又不是没见过,不差这一次,不差这一次!

莫城阳姿势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两条长腿叠在一起,支着下巴,目光不断的随着苏如月转动。

该看的,不该看的,全部看的一清二楚。

见到苏如月快步朝门口跑去,莫城阳这才缓缓开口,低沉暗哑的声音阻止了苏如月开门的动作:“苏小姐吃干抹净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,未免也太没有责任心了吧!”

哈,责任心?苏如月好笑的转过头与莫城阳直视,风流的莫城阳大少爷,用的着她对他负责?

苏如月讥诮的道:“莫先生说笑了,昨晚的事情,莫先生不是也没吃亏吗?还希望莫先生以后不要再提了。我有男朋友,我们很相爱,马上就结婚了。而且……”说到这,苏如月顿了顿,勾起一抹冷笑,“而且我曾经和某个人有过一段婚姻,结果却后悔了一辈子,若是再让自己重蹈覆辙,除非脑子坏掉了。”

苏如月字字铿锵,不留任何余地。

她转身匆匆离开,在没有多看莫城阳一眼,周身的气息冷漠而又疏离。

莫城阳站在沙发前,想要追上去,拦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,却发现挪不动脚步,心微微微有着刺痛,还夹带着莫名其妙的熟悉感。

这感觉,好像上辈子他们认识过。

苏如月从莫城阳的别墅出来,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,报了范穆杰家三年前的地址。

这一带全是出租屋,设施简陋,根本就不隔音,哪怕打个喷嚏,门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苏如月刚走进门,便听到女人的娇喘声:“嗯啊,你好坏,快点……啊啊”

苏如月心里咯噔一声,顿时从脚底钻出一股寒气,瞬间流遍四肢百骸。

她怒气腾腾,红着双眼一脚踹开房门,“范穆杰,你这个瘪犊子,你竟然敢骗老娘你从来没碰过女人,那现在这又是什么?”

“啊……”女人惊呼一声,慌乱地拿过床单裹在自己身上,她扯住不断往被子里缩的男人,指着苏如月质问:“这个女人是谁?”

墨香文学app下载

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

扫码二维码下载

顶部